电影

中国动画电影的明天会更好发布时间:2020-01-22

  近两年动画电影频繁出现高票房,其中带有中国古老神话基因的动画电影越来越成为动画电影市场的主流题材。

  未来中国动画电影会有怎样的惊喜?不久前举办的首届东布洲国际动画展暨第八届中国独立动画电影论坛从创作、教育、产业等方面深度探讨中国动画电影,让我们对中国动画电影的未来有了更多的期盼。

  动画可简单分为成人动画和少儿动画。少儿动画并不是简单的低幼动画,低幼也不等于低级,少儿的需求、父母教育的需求都是少儿动画需要考虑的因素。资深动画人、央视动画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曾伟京分析认为,少儿动画是根据年龄来定义的,4—10岁年龄段孩子收看的动画片即为少儿动画。6岁以下的动画片以功能性、教育性为主;6岁以上越来越偏向娱乐内容;而10岁以上从动画形态上来看,比如《南方公园》《猫和老鼠》已经不属于少儿动画的范畴。

  目前,在中国动画市场上,一些动画在内容上有大量不良的动作和语言,容易误导幼儿。对此,在创作少儿动画前需要思考一个问题,即少儿想看什么、适合看什么,不能因商业化而忽略少儿的健康成长,必须要充分考虑到少儿心理发展的特点。

  北京电影学院动画学院副教授、黑匣子动画创始人陈廖宇认为:“当有一天你成为父母的时候,你希望给自己的孩子看什么样的动画片,希望他不要看什么样的动画片,这就是最简单的评判标准。不仅要研究儿童心理,更要有一颗父母之心。比如孩子爱吃糖,你既要致力研究一种糖让孩子尝到甜头,同时又希望孩子不要上瘾。”

  从商业的角度看,动画制作商希望孩子喜欢看动画,看得越多越好。但作为父母,总是希望给孩子提供优质、科学、严谨的内容,会选择最适宜的动画,而非最吸引眼球的动画,孩子一直盯着看的不一定是最好的动画。

  不同年龄阶段的儿童身心发展是不同的,美国研究认为,2岁以上的孩子不适合再看动画《》,会对其语言发育产生障碍,即《天线岁的孩子观看。中国动画分级制度一直是业界人士探讨的问题,但目前尚未有官方统一的标准发布,业界通常参考国际标准,从年龄和功能上对动画进行市场细分。每个国家的动画分级制度也有区别,同一部作品在不同国家的播出级别也是不同的,例如动画里若有孩子在水边玩耍的镜头,有的国家是禁止的,有的国家则要求画面中必须要有大人陪同,有的国家也可能在这方面的尺度比较宽松。在日本是按照播出时间进行分级的,而美国动画分为5个等级,即TVY级(所有孩子)、TVG级(大多数孩子)、TVY7级(7岁以上孩子)、TVPG级(建议儿童在家长指导下观看)、TV14级(不适合14岁以下儿童观看)。针对不同年龄层的少儿,美国动画在时间长短、节奏快慢、动作设计、语言、表情等内容上都有要求,如迪士尼公司在审片时会明确要求动画中不能有虐待动物的情节、死亡的结尾等等,要求尽量有圆满的结尾。通过参考国际经验,中国少儿动画在细分内容方面也逐渐形成自己的标准,动画播出平台的审核也趋于严格,努力做到让父母放心、少儿开心地观看动画。

  所谓动画电影工业化,起源于1912年美国导演麦克·赛纳特,他是建立好莱坞制片厂制度的先驱。他把好莱坞电影生产工业化的概念引入到电影创作,把创作过程分成很多环节,就像工厂装配一样,不同部门负责生产与组装,从而达到提质增效的目标。如同《大鱼海棠》制片人陈洁所说,“动画电影的工业化就是要用标准化的流程去控制片子的成本,把控制片的风险,用相对规模化的创作生产方式,稳定输出符合观众预期的动画电影,从而实现稳定的收益,包括票房以及衍生品收入。”动画电影的工业化就是标准化、制度化、规模化的稳定输出。

  “目前国内只有少数公司具有相当成熟的工业流程体系,可以做到一年一部动画电影,这已经是非常了不起的事情。”陈洁说,在工业化道路上,中国动画电影产业并未形成完善的工业化体系,虽然部分动画企业已经实现了工业化,但大多数中小团队还处于工业化转型过程中,在动画技术、制作流程、整体质量和成本周期的把控等方面都亟待转型。

  那么如何建立中国动画电影的工业化体系?动画电影工业化的核心是人,它的前提是可工业化的拆解。国内动画电影导演总体还是偏作者性,更多的是跟着自己的感觉走,导演的创作方法论在工业体系当中会遇到比较大的冲突和矛盾。

  因此,打造中国动画电影工业化的制片体系是重中之重。作为制片人,确定一个作品的准确定位和完成合格的剧本是成熟电影工业化的最高难度且需要周期最长的一个环节。据统计,这个过程大约需要3年甚至更长时间,创作两部甚至3部片子以上才能够形成工业化的根基。中国动画电影工业化的未来之路虽然崎岖,但是一批年轻的、充满朝气的动画电影人如雨后春笋般正在茁壮成长,他们是中国动画电影的希望和未来。

  此外,动画电影工业化的核心是头部即前期的内容创作,是否有符合所有电影艺术创作标准的好故事、好剧本是关键。经过百年探索,美国好莱坞形成了电影工业化体系,中国动画电影可以借鉴但不能照搬好莱坞模式,还是要走出自己的工业化道路。团队人才的培养是有时间周期的,要让各个环节的团队有效地形成流水线也需要时间的积累。

  在《哪吒之魔童降世》制片人刘文章看来,中国动画电影行业如果把团队与团队之间的标准和流程建立起来,整个行业一定会大不一样。业内可以制定精细标准,分工合作,尽可能把标准定得精细,例如让企业自己负责与创作相关的环节,包括特效的方案、表演的风格;把如时长、机位等要求明确的环节交到下游。目前,中国动画电影企业与产品的上下游不同阶段参与企业的沟通还停留在通过人工去处理各个环节对接,消耗了一定的时间成本。中国动画电影工业化其实不仅仅是动画企业实现分工,还需要与行业内的配套产业互相支持和交流,例如,针对动画产业的上下游环节建立企业资源库,在动画企业对接上下游企业时,便可以从资源库里寻找匹配的合作企业,让对接环节更加高效便捷。

  《白蛇·缘起》制片人崔迪认为,动画电影的工业化不光需要内部的标准化和协作,也需要有像好莱坞一样的经纪公司,需要什么类型的演员只需要通过经纪公司从成千上万个库里面找到匹配的演员即可。

  据统计,2018年我国动漫衍生品行业的市场规模接近650亿元,2020年我国动漫衍生品行业的市场规模有望突破1000亿元。自2019年7月26日上映起,《哪吒之魔童降世》的盗版周边产品就在各大电商平台售卖,包括T恤、帽衫、手机壳、抱枕等等,价格从20元到299元不等,均未取得正版授权。盗版使得动画人要想在衍生品市场获得利润从而反哺动漫制作产业变得困难重重。

  在国家政策支持的同时,漫动画行业已经具有较强的版权保护意识,但除了打击盗版、版权保护,还应该有版权运营思维,即如何更好地实现版权价值,还需要值得信赖的、能提供多种服务的专门机构根据漫动画企业的需求做好精准服务。在第八届中国独立动画电影论坛期间,由中国新闻出版传媒集团有限公司、北京木火通明影视文化传媒有限公司、追光人动画设计(北京)有限公司、北京深海十月传媒有限公司、广州盒成动漫科技有限公司、海门东娱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发起成立的“中国漫动画版权服务联盟”将致力于解决这一问题。

  中国漫动画版权服务联盟将作为动画电影工业化的一个环节,在版权资产管理、IP授权和营销、版权综合运用等方面助力中国原创动漫产业的发展,从版权综合服务角度帮助动画电影企业实现版权价值最大化。

  为了更有效地实现联盟的版权综合服务功能,中国新闻出版传媒集团总经理李忠表示,作为中国漫动画版权服务联盟的发起单位之一,集团将以漫动画出版平台为核心,致力于动漫IP版权交易、授权及衍生品开发等一系列产业合作,资源汇聚后与产业研究院对接形成漫动画产业价值评估体系,建立智库,为国家政策引导、扶持提供强有力的理论依据。

  在扶持国产动画方面,国家有关部门从资金奖励补贴、减免税收、建立动漫创作孵化基地等方式推动国产动画的发展,扶持政策也在逐年增加。在政府的扶持与帮助下,中国动画迎来了新的机遇。首届东布洲国际动画展暨第八届中国独立动画电影论坛的举办受到江苏省海门市政府的重视,海门市希望通过常年举办中国独立动画电影论坛扶持动画产业,打造文化品牌。在海门市政府的大力支持下,东布洲动画研究院、东布洲国际动画孵化创作基地也在论坛期间成立,未来将培育更多优秀的动画人才和精品力作。(伊丽静 哈尼帕)

  中共中央总书记习在主持学习时强调,推动媒体融合发展、建设全媒体成为我们面临的一项紧迫课题。要运用信息革命成果,推动媒体融合向纵深发展,做大做强主流舆论,巩固全党全国人民团结奋斗的共同思想基础……

  众多获奖作品充分运用融媒体优势,不断开拓渠道,锤炼写作能力,提升传播效果;同时关心时代发展,紧跟时代脉搏,深耕社会需求,坚持独立思考,始终坚持社会效果和传播效果并重的原则,涌现出许多主题鲜明……

下一篇:朱邦凌:万达电影计提巨额商誉引担忧 会计师称